控诉教育

朋友在讨论教育异化问题,激发我讨论的愿望。作为教育工作的一个反思,我希望以控诉的形式反思我曾经做过的和同伴们正在做的。


我的第一条控诉是我们对育人目标认识的偏离,这是对人成长的最大漠视!


家长和孩子们可以猜想,我们老师在走进课堂的时候,会怀揣着什么样的上课的目标呢?


比如我们会请大家翻开书本进行教前自学,下课对孩子的学习进行总结或考查,而学习的内容是书本内容,目的是记得准记得牢——告诉你吧:这是我们以知识为目标,以知道为目的进行的教学。我们并不问这些东西会怎样浸入到孩子们的头脑中或技艺中,也不问这些学习会为孩子们成为怎样优秀的人提供什么!


比如我们会讨论什么样的回答是正确的,来期待孩子们回答问题的正确性和准确性,但如果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你们在考试中取得更高的分数,如果这个正确性和准确性不是为了提升你们生命的品质,包括优秀的品格与修养、生存的智慧、交往的水平、为自己的人生增添色彩、为他人提供帮助的能力,以及为社会提供自己贡献的意愿和能力,那么你们的这种学习还会具有有意义的目的性吗?


教育为了增长!但在本应以增长为目的的教育环境中,无论是家长的名校心态和急功近利的追求,还是学校环境中“奋战多少天,提高多少名”的价值追求,还有以学生付出多少学习时间为基准的判断,到底为学生成为现代中国人做出了多大的贡献呢!


我第二要控诉的是教学过份强调学科教学,资料成堆,造成不可逃避的应试倾向和学科教学知识化倾向。我们对学以致用的理解仅限于在课堂上运用和在考试中运用。


到底我们学到的东西有多少是能用的和适用的,为什么学校门前在中高考结束后会形成废旧书本交易市场,为什么你们会毫不痛心地低价抛售那些重金买来的书本资料?因为这些除了考试别无它用!除了能够说明这些书本资料的考试功能突出而育人功能脆弱而外,还能说明什么?


曾经高调宣传的“知识就是力量”在这里成为所有人侵害教育的保护性律条,难道滚瓜烂熟的修辞知识和对稍有差异的修辞方法的辨析除了考试而外还能直接生成语言能力吗?难道这种辨析会让孩子说话更具有魅力吗?如果不能,我们的教学在做什么!


我的第三条控诉是严重分离书本与实践,割裂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除了简单的实验设备和个别学科教学中的实验外,课堂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在给学生实践?学建筑的不会设计,得到工作中再跟师傅学;学到的数学只能用于演算不能用以生活;小孩子玩的游戏使他们沉寂在幻想的世界里,本该有的那么种在幼小心灵里的担当不见了——唯书本论使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形成了独特的壮观的景象:从这架教育机器里生产出来的产品只会想不会说,只会说不会做。
    
诸如此类,凡此种种,椎胸痛恨而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