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韩国人给咱们上几课

请韩国人给咱们上几课



    从韩国回来,才注意到韩国的全称叫大韩民国。这是一个小国家(面积只有
9.96万平方公里),可是他的名字含着一个大字。我就一直纳闷:这么一个小国家,何以在短短几十年里,由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而且还缔造了令世界瞩目的“汉江奇迹”?


短短的赴韩之旅,集中地给我们上了几课。


——第一课是礼仪。


中国空乘人员也微笑,但总觉似乎还缺少点儿什么。韩国空乘人员则不论男女一边用韩语问好,一边行鞠躬礼,笑容可掬。这样的礼仪,贯穿了我们韩国之行的始终。“阿尼哈塞要——”,“阿尼哈塞要——”,这种问好声与谦躬的动作组合起来,不由你不信这是真心表达的尊敬。


几天时间我们都习惯了,所以回到龙嘉机场一下飞机,我们就遇到不习惯:几位机场的工作人员在擦地。当我们通过时,他们并没有像人家那样停下来让客人通过,仿佛他自己的任务就是只有把地擦干净。过边检的时候,一位边检人员把两只手背到后面腆着大肚腩指挥我们接受检查。当我通过的时候,这位同胞甚至把背到后面的一只手腾出来,用食指直指我的书包扬着下巴以极不客气的语气说:“那里头装的什么玩艺儿?!打开看看!——这在韩国是不可想象的。在交际素养方面,素有礼仪之邦之称的国家很多。说到自己的同胞,我们觉得这称号不能大声说,说出来底气不足。


诸位看官注意:可能正是这些礼仪促进了韩国自60年代以来实行的“出口主导型”开发经济战略的实施,推动了这个国家经济的飞速发展。


——第二课是生活。


交通方面,韩国七十年代建设了一条贯穿南北的交通大动脉。这条高速公路质量很好,发挥了沟通南北的作用。


首尔的城市道路也并不拥堵,一切井井有条。大巴车车身都以颜色标识:绿色大巴通地铁车站,蓝色大巴为市内主干线,红色大巴则代表从中心城市首尔到卫星城的一些线路用车。所以,对韩国国民来讲,大老远就可以看清楚自己要坐哪样的车,不必抻长脖子目不斜视地等待。


公交专用线在路的中间位置,停靠站也在中间。汽车和中国一样左舵右行。不过,进口车极少,几乎看不到。不像我昨天参观的一个院儿,里面几百台车,原装国产车几乎没有——万国博览会一样——中国人的钱因青睐人家的东西而变得极为好赚!


在首尔,我们还发现有一些出租车是黄色的。这是残疾人专用的,享受三分之一的价格优惠,其余费用由政府补齐。我们国家对残疾人也有许多政策,可是执行起来有很大的问题:比如说盲道是给盲人建设的,总有健全人在上面存在东西或者停靠车辆。不过,即使不停这个,利用率似乎也不高,不知为什么。


首尔作为国际大都市,地面交通良好,三分之二的人在使用地铁交通。首尔的大巴用天然气作动力:环保,空气净化。风能和太阳能利用广泛。


路边夜摊白天也不收。虽不营业,但不用每天都收起来,只用帘子遮挡,这也反映出治安状况良好。


旧时的皇宫在朝鲜时代1394年定都时曾开四个小门,早晚开关门。城内外出来进去现在四门仅剩一门——东大门。东大门现在是著名的市场,经营各类中低档商品,据说应有尽有,没去。据说这里头饰最为著名。年轻人的衣服多,适合四十岁以下。还有明洞也是著名的商业街。有韩国设计加工的,但越南和中国产品最多。


在住的方面,韩国非常关注人居的舒适度。比如,我们住的房间不管大小,设施都很先进。一些房间都有温控设备,能够自动调温,也能自动加湿。卫生间的冲水设备节约了便纸。无论在城乡,卫生间设施都很齐全,干净整洁。


青年人喜欢住公寓。因为方便子女教育的原因,公寓广受欢迎。


在吃的方面,我发现韩国最大的特点是统一,标准几乎是统一的。在哪儿吃饭都是那几样,不奢侈,不浪费,不过他们十分讲究营养。卫生条件和标准也远远高于我们国内。特别是餐具,韩国餐具的考究和卫生程度在亚洲各国是绝对数得着的。韩国人喜欢饮用冷水,所以,热水几乎都是专门为游客准备的。


还有一个,国民都有比较强烈的环保意识。我们行程中所用的餐具、拖鞋等日用消耗品基本上都是多次使用,就连我们民航使用的一次性餐具韩国民航也都换成了不锈钢餐具,是循环使用的。


穿的方面,不说韩国的服装设计如何漂亮和人文,也不说面料如何考究,这些大家都知道了。只说我们在三八线看到的边防士兵的服装吧:韩国人为了让边境巡逻的士兵不至于冬天挨冻,为士兵们制作了可以蓄电加温的衣服;就连哨位上也安装了可以加热的装置,让脚下变得温暖。


——第三课是农业。


2013114号,我们乘坐飞机离开济州岛,到达釜山。这里也比较温暖,下雪即化。不像我们东北,零下二十几度,滴水成冰。


在这里我们几乎没作停留,早饭后就乘车前往庆州。庆州的建筑类似中国宋明时代的建筑,白墙黑瓦,深宅大院。种植业发达,一年两熟,稻麦两季。田里的收割之类农活都由老人来完成,年轻人都到大都市打拼了。收获时广泛采用收割机,直接脱粒。秸杆则用白色包装物包裹,像一个个立在田里的白色大酒桶,极为整齐。说是运出来做动物饲料。把稻草包裹起来的目的是为保护环境,不至于在运输过程中掉落而污染环境。在国内,收获季到来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运输稻草的马车或拖拉机由于没有把稻草包装起来而让整捆的稻草滑落在高速公路上。大风起兮草飞扬,大大增加了高速行车的危险性。这些细节的对比让我们感觉到我们之间在农业精细化管理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我们要走的路的确还很长。


印象更深刻的是,韩国的农产品也有着固定的标准。导游讲,看到有马在大堆的桔子堆里狂嚼,这是果农在把不合格的桔子扔掉喂马。如果进入市场的农产品不够标准,或者农药残留超标,这家农场就会在市场竞争中面临淘汰的风险,所以大家都在追求质量和品质。还有一件事在我内心发生震动:韩国本国生产的农产品的价格大大高于从中国等国进口的农产品价格。和我们有钱才用进口货的理念不同,没钱的韩国人才吃进口的瓜果蔬菜。这不能不让我们警醒:对本国产品的信任到底基于什么?如何才能让本国居民对自己的产品产生更高的信任度,这是我们发展过程中一定要解决的问题。我觉得产品质量的行业标准建设应当是我们马上要做的。


还有一个强烈的印象就是韩国的城乡差距小。上世纪70年代朴正熙总统倡导新农村运动,极大地改善了村民的生活,缩小了城乡差距。也就是到这个时候,我才参悟到:发达国家的标志其实并不是城市发展到多好,而是没有盲区地让全国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一致起来。


——第三课是教育。


在仁川,我们见到了接待我们的韩国导游。她极能说,极会说,素质很高,陪我们全程。她曾在山东大学中文系留学四年,叫做金莲花。家里有两个女孩,大的上高一,小的才上小学。她说,她支持孩子外出游学,两个孩子都到北京来参观过。韩国重视教育,国民受教育程度很高。


除了以上所说,还有几个现象值得国人思考:


第一、韩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青年失业率达7%。他们在积极应对老龄化社会带来的社会问题。给我们开车的司机已经七十岁了。据说七十岁的老人都在工作,而且听导游说农村劳动力的主力是老龄人口。


中国人口太多,老龄化社会的挑战使社会发展形势变得极为严峻。这一点,我们也要积极应对,提前设计和思考。
第二、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国民的商业意识。从上韩国班机就开始有空姐在统计销售韩国产品,一些人交了钱,在返程的班机上会有空姐将大家来时所预定的化妆品发放给顾客。我曾问同事:“咱们国家民航为什么不卖东西?”同事答:“信誉不够,没人买”。现在我强烈的感到:信誉问题不仅仅是道德问题那么简单,它可能是现代社会具有普适意义的关乎中国发展的重要行动规则!问题严重,不可乎也!


第三、特敬佩韩国人无中生有的能力。韩国一滴石油都不产,却成为了油品出口国,这不能不令人赞佩!他们以领先的技术和严格的质量管理弥补资源匮乏的能力确实值得称道。


第四、人的自律与道德遵守。在韩国发生了两件事,才让我知道在这儿生活会有一种安全感:一是在济州岛,导游请大家把包放在车里,并且告诉大家这里路不拾遗,不会丢东西的;二是在首尔,同事购物时把包落在商店里了。已过了很长时间,另有同事陪伴去找。结果发现包被店员保存着呢,一到那儿立马就找回来了。说到这一点,我们国内的人大多都有一种伤心和不平:哪位同胞没丢过自行车?哪位坐出租车把手机或者包落在出租车或后备箱里司机给送回来完璧归你了?!连楼道里的大葱和楼下晾晒的白菜都不安全,你让我们如何寻找安全感?!安全感是大家共同缔造的,谁破坏了她,就该和新加坡的规则一样,遭受曝光和鞭刑!


如果说还有什么课程也在这个过程中使我们警省的,那就是国民刻苦精神的培育和对父母辈的感恩。一路上,经常听导游讲“爸爸妈妈那么辛苦,我们也要加油干呐”这样的话。而且一讲起来,就把那个“那么辛苦”的“那么”拖得很长。对老辈人的感恩,是民族凝聚力之所在。我们一定要积极寻找我们民族的精神内核!


还有就是,军事素质与爱国情怀。韩国规定中学生高中毕业后要服兵役21个月,然后再报考大学,大学毕业后再找工作。我们推测,韩国全国有五千万人口,其中一半男性或早或晚都要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其未来战争中的战力可见一斑。看来,这项举措等于为韩国培养了强大的全民皆兵、全民能战的国防力量。




既然是旅行,最后也得说说旅行的事儿。


韩国的行政区划是“道”、“市”、“邑”、“里”。道相当于我们的省,市则相当于县,邑相当于我国的乡镇,里就是村了。韩国全国面积为9.96万平方公里,仅吉林省就有18万多平方公里呢。人口五千多万,比我们吉林省的两千七百万人口多了近一倍。国土位于北纬38度线以南的朝鲜半岛,山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70%


简单说吧:在韩国,我们的行程是仁川着陆,接着换乘飞机到南部的济州岛汗蒸后登山下海,感受海女文化,然后飞釜山,经大邱、庆州至首尔,在首尔疯狂购物夹带着参观总统官邸青瓦台、朝鲜时代的皇宫——景福宫,最后去了板门店的朝韩边界线这条非常著名的纬度线——38度线。


甫下飞机,我们在仁川稍事停留,就又登机去往济州岛。济州岛位于半岛南端的海洋中,因此只能乘机或乘船前往。这个时候是这里最寒冷的季节,温度在摄氏零上2度到10度左右。


我们到达时已是晚上,韩国时间晚上九点了(比北京时间早一小时)。导游直接带我们去了一个汗蒸馆。大家实实在在地领略了韩国的汗蒸。有温泉,有冷水,体验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各种各样的令人出汗的办法都用尽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开始攀登城山日出峰,因为到达的晚,再加上天气原因,我们并没有看到日出。这座山就坐落在三面环海的地方,海拔高度只有180。在国内,这样的山会对以“山”来命名感到羞愧,让人觉得不太值得攀登。在幅员并不辽阔的韩国,这里早已是人头攒动了。不过,到达山顶的时候,我们还是留下了一些照片,这是一座火山,喷发的痕迹十分明显。而且四周视野开阔,可以眺望大海,也算没有白来。


从山上下来,我们去潜海。乘坐一艘潜水艇,下潜到35深的浅海,观察海底的鱼类、植物。一大群一大群颜色鲜艳的鱼靠近潜艇中的玻璃窗时,还是引起了尖叫和惊呼。最值一提的是那些各色的珊瑚,它们在水中缓慢生长着,这是海中类似植物的动物。


从济州岛一直向北,经过釜山和庆州。


庆州也是朝鲜半岛上的千年古都。在这里,我们参观了吐含山上的佛国寺,这是世界文化遗产。因为是庙宇,又因为在山上,攀登起来会颇耗体力,所以大家游览的积极性并不高。导游建议我们:要参观这个寺院,不要从宗教的角度看,要从文化角度看。于是心底里颇有文化情结的大家都坚持着完成了参观。但是仍然有一些东西震撼了我,一直在寻找现代与传统是如何作用于一个国家快速发展的,似乎在这里找到了答案:那种虔诚与敬意,是来自心灵的膜拜。韩国人的虔诚之态河流般地体现在老人、青年、儿童们身上。很少有把自己的虔诚以群体的形式真正奉送给某种神仙,可是这里的神仙都有很多理念,他真正主导着膜拜者们在社会上以完善的人格征服世界。也正因于此,尝到甜头的人们以心灵来跪谢神的恩泽!


大巴车载着我们的欢笑走上上世纪七十年代朴正熙做总统时修建的高速公路,14日晚住大邱。美味参鸡汤比较令人难忘。朴瑾惠总统的选民在这里最多,支持率达92%多。


日,4小时车程,抵人口集中行者匆匆游客乌央乌央的韩国首都原来叫做汉城的首尔。这时我才注意到旅游车在司机的右上方印着一行能看懂的汉字:“车前部空转禁止”。当时记得是停车要停机器的意思,这也是韩国人节约闹革命理念的写照。


位于总统府附近的景福宫就像中国的故宫一样,是朝鲜时代的王宫。背靠北岳山。很讲风水。


建筑设计也体现了文化智慧:房子都木质结构,建筑主体坐落在坚固的圆形石质柱基之上,稳如磐石。屋檐密布柱头檐,上面都设计了金属钩,以防鸟落。


还有一些人物和地名的关键词经常出现在导游的口中,如卢武铉、朴瑾惠、忠清道、江源道、青瓦台、光化门等等。大家都能查到,话休絮烦,不再赘述。
    到三八线的时候,大家都不太发表意见,怕伤着韩国同胞的感情。朝鲜的开城就在对面不远处,边境线距韩国首都首尔只有55公里。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现代繁华的韩国首都在朝鲜人民军炮兵部队火炮的射程之内。这当然让人有些提心吊胆。
    最后想说说对待同一事件两国的不同看法。既到这里,抗美援朝是不能不提的话题。我们的导游——金导,她对志愿军入朝作战表达了不满,用并不标准的汉语说:“我们国家打仗,为什么中国人也来打?”“太惨了——
18岁以上的打没了,14岁到17岁以上,男人没了。”“打完仗我们都没有男人了,我家的婆婆嫁给岁数大的公公了。公公原先的妻子还在朝鲜,多少年了,不知是否活着?”当然,她也表达了对朝鲜半岛统一的渴望。并且介绍说,要统一北韩,得60兆亿韩元呢。年轻一代不同意,认为生活质量会降下来。当然,她也问到我们这些游客:你们说韩国和北韩要统一得需要多少年?一位同事说:十五年吧。我看金导有所不甘,就说:十年吧。但见金导眼里堆积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看来,战争,那使男人献出鲜血女人献出眼泪的战争,是谁都不情愿看到的;同种同族的血脉到什么时候都会有强大的聚合力在春潮般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