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座园子,它孤寂,落寞

 


有一座园子,它孤寂,落寞


 


    有一座园子,占地几十公顷。
    它位于长春市区的南端,毗邻高速公路;在围绕它的车流中,它宽敞得几近奢华。
    它的孤寂、落寞让人心痛——它叫长春雕塑公园。
每天在办公室里,都能眺望长春雕塑公园。里面的水和树木,每条小路都尽收眼底。里面布列着的大大小小的各类雕塑是来自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雕塑家的手笔。当年刚开园免费开放的那天,这里是长春市民的节日:老人、孩子、艺术家、学生——各类人群蜂拥而来。长春市出动了成百的交通警察来维护交通秩序,几十万的市民头一回可以堂皇地以参观艺术的名义进入这个巨大的露天艺术殿堂。我被一尊阿富汗青年雕塑家的作品感动到今天,不时的想起。那是一个女性形象托着一只和平鸽。在这尊普通的雕塑面前,我仿佛听到鸽音在响,看到阿富汗战火的燃烧,看到离散的难民——我为我的孩子讲解着我的理解。那是多么开心的一天,那是我的孩子多么具有成长意义的伟大的课堂!
    可是直到今天,我每天只是眺望。一年四季,这个偌大的体现长春文明程度并且有着巨大教育意义的公园却荒废着。大家不是不愿意接近这些艺术作品,不是不愿意让自己孩子的艺术直觉得到发育和发展,也并不因为长春还只是个物质化的城市,还没有达到追求精神层次的高度。每次三十元的参观门票阻隔了最普通市民的参观愿望,没有解说和解说辞的雕塑作品还由于理解力的问题没有让市民产生强大的心理需求。作为公园,大家的园子,市民的园子,长春市先后免费开放了胜利公园、南湖公园等一批公园,但是对于雕塑公园这样的有着文化品位和特殊教育意义的园子,长春市对市民的开放程度还远远不够。我想,如果对普通市民的参观收费标准再降一降,比方说五元,那么,这个园子就有可能热闹起来,比方说两元象征性的收费,那么可能低保家庭的孩子也可以享受到艺术的阳光雨露,市民的艺术素养可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可怜的是,像我这样收入算比较高的人群,也没有为此而买票再去欣赏,揣摩,重温它巨大的魅力。其实我们有两种思路可以去让它热闹起来:其一,艺术的消费需要先期引导;其二,让公园真正姓“公”!
    这个伟大而可怜的“公园”,它沉静地坐落在这里,它寂寞地等待着有人来欣赏!它的落寞让我害怕!它的孤寂显露着城市文化底蕴的痛楚!
    要建设一个有文化品位和文化底蕴的城市之前,我得先为此而痛苦着!在苦痛的过程中,公共资源的建设与能否得到充分利用的问题始终萦绕在脑际。